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即将黎明时分,闹过鬼没多久的迎香宫内, 冒出了滚滚浓烟, 冲天的火焰燃烧了起来, 顷刻间就将整座宫殿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火势来的太快,当被发现之后, 一切都已经太迟了, 救火来的水也是杯水车薪, 根本无济于事, 到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迎香宫被火舌一点点的吞灭。

    “姐姐,姐姐……”凝香脚步凌乱又不稳的跑了过来,哭喊着一心想要冲到火海当中。

    “快拦住苏贵妃。”紧随其后来的纣王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就算纣王不说,周围的内侍宫人也不敢眼睁睁的看着她冲到里面去。

    “苏贵妃,火太大了您可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去救火呀, 我姐姐还在里面呢。”挣扎未果, 凝香满脸都是泪, 不断的叫喊着。

    “苏贵妃你冷静一点, 现在火这么大,根本无法去救里面的人。”闻讯赶来多人,皇后看了看现场后劝说。

    王宫失火,这可比上次轩辕殿的火要大的多, 比干姬昌等人都纷纷赶了来,伯邑考在听到失火二字的时候, 就觉得有些不妙, 直到听到是迎香宫后, 抬头看着那漫天的火光,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“父亲可否能算出里面人的遭遇。”伯邑考祈求的望着姬昌,他想要得知妲己是否还活着,难道真的是天降灾祸。

    姬昌肃着一张脸,睨了伯邑考一眼,后者顶着压力维持着动作不变。

    “对,西伯侯你快算算。”凝香被提醒了,立刻上去拽着姬昌的衣袖恳求:“我求求你,快点看看我姐姐是不是还活着,活着的话,赶紧救她啊。”

    老实说,姬昌希望苏妲己这样的祸水不可留在人间,他忠于大商自然见不得大商国运葬送在一个女人的手中,所以才做出了种种举动。

    “让你快算,你愣着干嘛?”纣王一看美人哭就心疼坏了,另外他心中其实一直都对妲己的容貌念念不忘,只是朝臣谏言扰的他心烦意乱只能做出这个选择,但现在想着一个绝色美人儿就香消玉殒还是觉得十分可惜。

    “大王息怒,苏贵妃放心,我这就起一卦。”

    妲己的生辰八字,姬昌再熟悉不能了,当下也没有取出怀中的挂盘,掐着手指算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须臾后吗,姬昌算卦的手一顿,脸色看起来稍微僵硬。

    “怎么算出来了吗?”纣王等待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姬昌恭敬拱手,拧着眉,肃穆的摇了摇头:“未曾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父亲?”

    姬昌摇摇头叹息:“刚才我并未算出苏妲己的生死状况,卦象扑朔迷离,即死还生,又毫无生相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卦?

    姬昌一心想要除去苏妲己,可这会儿倒是感慨起来,盯着那升腾的大火:“在这场大火中,苏妲己应该生死难料。”

    说是难料,其实这不都已经可以猜出来了。

    火光映照在众人的脸上,当真是百态都有。

    伯邑考目光紧紧盯着前方,火焰映在眼瞳当中,心中的思绪不断翻腾,他想到那日和思央的道别,难道就是此生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他不信。

    思央要离开王宫,这个决定,在她过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好了,她不会留在朝歌这个是非之地,那只会让‘妲己’第一大炮灰继续的被人受人摆布。

    现在九尾狐的大威胁已经算不得什么,此时不走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乘着所有人都被火势吸引了过去后,她穿上了早早准备好的内侍衣服,混在一群乱了手脚的人当中,成功的离开了内宫。

    出了内宫思央便快速的向着犄角旮旯地方移动,一直小心的摸到了宫墙边上。

    这里的宫墙最是偏僻,平日连巡逻的人都少往这边来,此时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迎香宫的大火引去,思央出宫的地点也在此处。

    摸了摸墙壁后,确定了地方,一掌狠狠的拍在了上面,墙壁开始松动。

    思央满意的点点头,对着脚边的小古怪笑了下安抚:“别着急,咱们很快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连续拍了几掌后,坚若磐石的宫墙几块砖率先的就被拍落了下来,这还是思央为了不发出太大的响动,克制了力道,否则宫墙被拍倒了,她不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直到拍出了个一人能过去的洞后,思央才停了手,小心的看了看外面确定无人后,带着小古怪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墙之隔,莫名的觉得这空气都新鲜了,深呼吸一口气,将胸口的憋气都呼了出去,或许说,这其中多是妲己的怨愤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思央顿了顿脚步,回头看自己拍出来的洞,想了想后又跑了回去,凝神聚力,双手齐拍,狠狠的一推宫墙,随着轰隆一声,大片宫墙倒塌,而她本人早就转身跑的没影没踪。

    对于宫中人被这大声响惊动,跑过来看的傻眼,猜测为何宫墙会无故倒塌惊疑不定,毕竟谁都没有想到人为当中,这可是宫墙,对于这些都不在思央操心的范围内了,反正由着他们惊疑不定好了,就当是她给与殷商最后一点警示。

    根基已腐,迟早要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太乙近天都,连山接海隅。[注释1]

    终南山又名太乙山,远处眺望高大巍峨,山峰直耸上天,白云围绕,就像是神仙住着地方,可不就是嘛。

    思央离开朝歌之后,乔装改扮并未如她和九尾狐说的那样,去冀州找苏护。

    而是改了一条道,直接来到了终南山。

    回冀州并非上选,苏护是能庇护她,可这不是思央所想的,冀州曾经对苏妲己来说也是个牢笼般的存在,再说现在宫中消息传到冀州,大概都以为她死了,回去被发现岂不是给了纣王向苏护施压的理由,反倒是现在,纣王觉得亏欠苏护才对。

    之所以来终南山思央的目的很明确。

    终南山玉柱洞,正是云中子的洞府。

    十二金仙各自有洞府,可是他们地方都离着太远,思央走过去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更何况和云中子好歹有救命之恩,这就比较好套近乎了。

    云中子好歹是元始天尊的门徒,玉柱洞又是他的洞府,仙人洞府肯定是有禁制的,凡人难以得见之类的,总而言之思央来到终南山后,可是转悠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他的洞府在哪。

    走走停停,几乎是将大半个终南山都逛了圈,走的累了,思央就在一处小溪边坐了下来,也亏得她艺高人胆大,否则的话,孤身一人不说世人多险恶,就是终南山上豺狼虎豹也多,一般人像她这样满山跑,那是要被扑倒打牙祭的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我真的找不到玉柱洞的地方,还是说有人不想我找到。”思央的眼睛是可以看到许多常人所看不到的,如果真有禁制她也能发现,就怕有人故意为难。

    小古怪灵气十足,这些天跟着思央,东奔西跑的不但没有萎靡,还显得分外精神,当然这和思央给它吃好的喝好的也是多有缘故,被顺毛摸的它撒了会儿娇后,跑到了一旁玩耍去了。

    思央也由着它去了,只要别胡乱跑就成了。

    扑扑扑——

    静坐了片刻,直到身后传来奇怪的声音,思央扭头看去,就发现小古怪两条前爪在她靠着的大树的树根地下不断的刨土,那卖力的小模样,就算脸上都被毛给盖住了,也能看的出来它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思央起来,蹲在小古怪身前,伸着手指头点着它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东西抖了抖毛之后,继续哼哧哼哧的刨土,然后一根金黄色的根须被它给扒拉了出来,思央正在想着树根怎么长这样的时候,就见小古怪一口咬断一条细根,叼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后退蹲着,双爪乖巧的放在前面,微微歪着脑袋瞅着思央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我的?”指着自己的鼻子,思央试探的询问。

    回应她的是小古怪用爪子继续的扒拉了下根须。

    拿起那条金黄色的根须,在思央的眼中这条树根,其上有着氤氲的灵气在升腾,这并不是一根普通的树根,或者说,不是一般树能长出来的。

    仰起头望着自己刚才靠着的大树,这棵树粗细不过两只手就能掐过来,高也就两丈,其上的叶子长的稀奇,一块都有蒲扇大,上面还开了几朵白色的小花,花形长得像是莲花一样,却很是精致漂亮,嗅了嗅,但并无香味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思央的视线一凝,绿叶白花当中竟然躲藏着两颗珠蕊似得的金黄色的果子,两颗果子的表面都隐隐浮现两个字。

    妲己不认得字,思央认得的。

    “黄中李。”

    五大鸿蒙先天灵根,分别是蟠桃树,人参果,扶桑树,月桂树和黄中李。

    现在眼前这棵树就是先天灵根黄中李?

    思央觉得果然封神的世界处处都有惊喜,随便个地方都能碰到这种机遇,天赐机缘,不可错过呀。

    揪着树枝左右翻找,就发现两颗果子,其他的还剩下几朵花,估计要一段时间才能结果,思央也不多求了,利落的把两个果子给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还真的是有够灵性的。”点了点趴在地上啃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