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丝竹声声,不绝于耳,装扮艳丽的舞姬,随着乐曲扭着腰肢,曼妙的舞动柔美的身躯。

    太平盛宴浩大,席间坐落诸多属国,番邦来使,席间觥筹交错,言语欢畅,偶尔有要好的遥遥一举杯,看起来是其乐融融,好一派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。

    麟德殿上首处,帝后并肩同坐,两人身上衣袍绣着金龙金凤,在灯火照映之下,如点睛之笔,似要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臣代表国主敬陛下和皇后娘娘一杯,愿两国睦邻友好,千秋交邦。”

    随着第一个属国使臣带头,下面的人都纷纷活络起来,一杯杯的敬着上座的帝后二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陛下万岁长青,娘娘千秋不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愿我朝国运昌隆,陛下娘娘,千秋万代……”

    祝贺词是变着花样的往外吐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众位使臣和爱卿的心意。朕收到了,来让我们共饮此杯。”

    今日的薛平贵也是分外高兴,连连举杯,来者不拒,不多会儿脸上就多了分潮红,有了三分醉意,但他是练武出声,酒量相当不错,暂时是不用多担心的。

    思央抿了一口酒杯,眼神不着痕迹的向下方人扫过,最后在一熟悉的身影上停留下来。

    李怿的坐席,不高不低,他的身份是个尴尬,虽说是王爷叫的好听,那也就是叫着听了,谁不知道他这个前朝王爷,也就是当今的陛下为了彰显自己的仁义,才留着他的性命和爵位。

    如今是王爷,等子孙袭爵后,却是会一级一级的削下去,不出多少年就会彻底的败落,平日里多要安分守己,免得不小心触怒上位人,彻底的把自己给交代掉。

    今日的他换了身黑色的朝服,显得沉稳持重,又更添了几分端肃雍容,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彰显了身上隐现的贵气,这才是真正皇家出生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身份缘故,李怿身边可没什么人打招呼,一个人独坐和喧闹的宴会格格不入,看起来蛮凄凉的,当然,他本人对这些完全不在乎,然看似对什么都不上心的他,在感受到被人盯着看了好久后,终是忍不住回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眼的望进,一双剪水清眸中。

    思央淡抿了唇瓣,唇角微弯,抬手举杯,眼波流转冲着他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李怿点漆的眸子眯了眯,幽深了些许,举杯将酒水仰头一饮而尽,之后倒满站起身,对着殿上首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臣同敬陛下和娘娘一杯。 ”

    薛平贵对李怿还是有几分防备之心的,毕竟是前朝王爷,如果不是自己横插一脚,前朝皇帝死后,膝下子嗣单薄,很可能就是此人上位,把人召回长安后,试探几番,才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“爱卿快快平身。”自认为是一名仁德的皇帝,薛平贵在对待李怿的时候,就显得很是礼贤的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思央跟着端杯起身:“汝南王请。”

    李怿点墨的眸子,不着痕迹的在思央身上轻微一扫。

    今日的皇后娘娘,妆容艳丽,虽不似往日,但这更为符合她皇后的身份,金翅凤冠加身,雍容华贵尽显。

    “臣先干为敬。”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