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烟花乍现,依旧血红颜色,却伴随风雷锐响,不晓得是用何种工巧制成,声震远去,怕是能惊动方圆十里。

    楚惜微再不迟疑,脚于枝头一点,身似离弦箭,刀旋斩而出,直取赫连御,后者险险避过,屈指成爪捏住刀刃,捉隙冷笑:“你这刀倒是凌厉更胜顾欺芳,当年她若是再狠一点,哪会在泣血窟里死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楚惜微心头一惊,然而赫连御没认出他和叶浮生身份互换的绝妙伪装,更出言刺激:“当年我把你擒到渡厄洞,拿顾欺芳给你开血锋,欺师灭祖得尽传承,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啊!”

    “畜牲!”楚惜微压下心头惊涛骇浪,刀身一震荡开赫连御的手,眼见后者飞身退后拉开距离,他咬牙按捺心头千般惊疑,紧接着目光一沉,再度出刀。

    这一刀聚了他八分内力,快得无常,厉得无匹,眼睛未眨就到了赫连御面前,照着他面门劈下,若是一刀落实,恐怕要被活活劈成两半!

    风声都被利刃撕裂,尖锐得刺耳生疼,赫连御在这一刻捕捉到“叶浮生”冰冷成线的声音,杀机凛然——

    “这一刀,我替……师父,讨债!”

    惊鸿刀法十六式皆以快制强,其中最狠一刀莫过于这招“断雁”!这一招孤注一掷,刀出无回,喋血收锋,要么是敌人血,要么……就是自己的血!

    赫连御若在全盛之时,以内力聚成罡气护体,借修罗手化劲,要接下这一刀也无十分把握,更遑论他如今重伤在身。

    萧艳骨已经忍不住闭眼,不敢看葬魂宫主被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楚惜微连人带刀几乎化成了一道闪电,以赫连御的眼力竟也捕捉不到虚实,他人在方寸间,只能堪堪向旁侧了一步,同时聚气于掌,抬手一接。

    此一步之差,就是生死之别!

    一手方起,一刀已落,下方抬头仰望的人只觉得眼前突然血红一片,似有朦胧雨水飘落,伸手一抹,俱是朱殷!

    一人忽然大叫起来,狼狈跳开,惊恐指着地上那残破的半截手掌,仅剩的小指和无名指还蜷缩了一下,断口平整光滑,落地之后才流出血来!

    无论白道还是魔蝎,尽皆哗然!

    “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快的刀……”

    “惊……那是惊鸿刀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花想容人虽温婉,腹有乾坤,此番虽因情势所迫并不反对百鬼门的安排,心里到底还有些自矜,直到此刻楚惜微石破天惊的一刀出罢,她花容已失色,喃喃道:“后生可畏啊……”

    罗家主死死盯着那血淋淋的半截手掌,一声也不吭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色空眼虽不见,却听到了刀落骨断之声,合掌颂了句佛号。

    修罗手二去其一,赫连御本就遭火雷创伤的右掌这下被活切半截,惊鸿刀劲与附着其上的《歧路经》内力更纠结成线趁机窜入经脉,他痛得额头青筋毕露,喉间也弥漫上血味。

    生死擦肩,黄泉转圜,纵然冷静如赫连御也心跳似擂鼓,背后生出一身冷汗,恍觉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然而楚惜微这惊天一刀出罢,经脉也是俱震,免不得内息一滞,原本以攻为守、滴水不漏的刀气护体也露出了空门,赫连御舍掌等的就是这一刻!

    蓄势已久的左手搓掌成刀,趁楚惜微内劲未转之际悍然出手,在这电光火石间直袭楚惜微丹田,眼看就要破衣入肉!

    五指染血,赫连御张狂笑意还没出声,就凝固在嘴角,他眼中近乎疯癫的神情也顷刻褪去,只剩下满满的惊恐!

    楚惜微胸膛挨了一撞,那股内力不猛却将他远远震开掉下树去,幸亏色空听声辩位接了一把,否则不摔断腿也要跌惨。

    他蓦地抬头,失声道:“道长!”

    修罗手刺入腹部,哪怕赫连御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收势未入丹田,却也危险至极,血从伤口溢出染了他一手,全场唯有赵冰蛾看得清楚——天不怕地不怕的赫连御,在发抖。

    是震惊之后最极致的兴奋,也是疯狂之余最深刻的恐惧。

    在生死关头撞开楚惜微的,竟然是不知何时到了此处的端清!

    赫连御嘴唇翕动:“师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忽觉丹田内真气倏然乱窜,窜入经脉顺着那只深入血肉的左手向端清流去,同时有一股柔和精纯的内力顺着手部经脉窜向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赫连御瞳孔紧缩,不可置信,“你真的要,废了我?”

    端清并没有回答,他早在山林便与楚惜微分路,转头去了落日崖,奔波厮杀又一路赶回,潜伏此处静观事态,等的就是这一刻。

    赫连御以伤换命,觉得万无一失,端清所待就是他的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霸道的《千劫功》真气先是流失,紧接着就被韧丝蒲苇似的内力作牢缠住,眼看就要被强行封住丹田,赫连御只觉得脚下一软,再不迟疑,五指发力将端清生生挑起,欲将人抛出!

    端清右掌紧紧抓住赫连御的左手,迫使其纹丝难动,两人同时从枝头坠落,下方众人大惊,楚惜微跟玄素同时出手欲接,然而他们都相隔距离,周遭人群耸动,根本来不及!

    一声闷响,赫连御的后背重重砸地,疼得他几乎以为自己背脊骨都要断裂,口中喷出血来,未等他挣扎脱身,端清抬起带伤左臂,不顾经脉剧痛聚气凝力,重重击上了他天灵盖。

    下一刻赫连御七窍都流出血来,死死盯了端清一眼,不甘地闭上眼,若不是胸膛还微微起伏,恐怕众人都要当他死了。

    楚惜微顾不得许多,踏着人头飞落过去,比离得最近的江湖人还要快上一步。他到了端清身边,只看到对方半跪在赫连御身上,头颅低垂,白衣血染,一时间呼吸都凝住,声音微颤:“道……道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玄素落后半步,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上天灵盖,眼眶通红,说话都带了一丝哭腔: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扶我,一把。”微不可闻的声音终于响起,大悲大喜来得太快,玄素木立当场,倒是楚惜微立刻回神。

    他提到嗓子眼的心堪堪落下,赶紧扶住端清右臂,小心将人搀了起来。

    五指离体,端清腹部再显五个血色指洞,楚惜微连忙为他点穴止血,只见本来就面色苍白的道长此时连一丝血色也无,额头汗水涔涔,只是依然不见痛楚神情。

    他撑着楚惜微的身体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