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外卖本来就是偏向私人的话题,林丝丝去要求人家花美男不太好。

    可总放任小孩也不行。

    这天,刚好林思远找到房子搬过来,一家人准备大餐庆祝。林丝丝带着侄儿急急忙忙回家,向林妈妈说明缘由,想弄一点给隔壁送去。

    林思远跟嫂子还没到,林爸爸虽然对隔壁怀有男人第六感的敌意,不过东北老爷们不为难隔壁小孩,于是嗯一声算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林丝丝连忙去洗保温盒。

    林戚这才知道厉远居然跟他家隔壁,像是小狗一样围在林丝丝身边:“姑姑,厉远那家伙什么时候搬过来的,他欺负你吗?”

    林丝丝包好菜,又想弄几个饺子,问话的林戚连忙拦住她:“不准包饺子,我最喜欢奶奶的饺子了。”

    林丝丝:“……就包10个,你不能这么不爷们。”

    林戚伸出一只爪子:“5个。”

    在林戚的监视下,林丝丝囧囧有神的盛5个饺子放好,结果她才转身林戚爪子就伸进去捞出来,烫的撕心裂肺的往嘴巴里扔。

    林丝丝哭笑不得,笑一下说:“你不仁别怪我不义道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煮了一盆饺子。

    打好包后,林戚围在她身边不肯走,坚持一定要去给同学送温暖,林丝丝挺怕他给同学送拳头,硬是把小侄子摁在门内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去敲隔壁的门。

    小时候她经常来这家玩,后来邻居家儿子搬新房,生孩子后接父母过带孙子。本来老人觉得这是自己的根,一直不同意出租,今年不知道怎么想通了。

    林丝丝看着熟悉的大门,现在里面却住着一大一小,觉得挺奇异的。

    就像天注定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却是花美男打开门,看见林丝丝眼里闪过异样光芒,挑眉道:“林老师?”

    花美男穿着白色衬衫,这会两只袖子被卷起来,领口扣子也被解开两粒,露出慵懒白皙的锁骨,这人明明漂亮的很,又有一股清冷的味道。

    林丝丝眨眨眼,连忙把保温盒举起来,冲他笑笑:“给你们加菜。”

    花美男闻言又是挑眉,侧身让开身子,对里面厉远喊道:“小远叔叔,你梦中情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丝丝:……

    叔叔?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林丝丝就听到小孩啪啪啪的从屋里跑出来,厉远站定后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她,用南方软软糯糯的语调喊:“老师。”

    林丝丝被他萌的不行。

    忍不住摸摸他的脑袋,林丝丝把保温盒递给他:“这是奶奶做的,我想你吃外卖久了,给你换个口味,奶奶做饭很好吃哦。”

    厉远眨巴眼睛,怀里抱着保温盒,他眼睛很大,有些激动又害羞。

    这两天厉爸爸不在,拐回妈妈计划被迫停止,厉远粉不开心。可没想到林丝丝居然主动来看他,厉远瞬间觉得没爸爸也行。

    他自己就更搞定妈妈。

    不过激动归激动,厉远第一次吃妈妈亲手送过来的菜,还是很害羞的。

    花美男低头看他软软的脑袋瓜子,好玩的勾唇:“还不向老师道谢。”

    厉远把保温盒抱的更紧,小声说: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林丝丝被他萌的心炸裂,又摸摸他的脑袋:“不用谢。”她顿一下,想到吃外卖的事情还是要解决,迟疑的开口:“小远,你爸爸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厉远觉得妈妈还是喜欢爸爸,可想想他跟爸爸是统一战线的,难得说了一句长句:“爸爸去出差了,在国外。”

    花美男插嘴道:“林老师,今天麻烦你了,等我们远叔叔爸爸回来,我让他亲自上门道谢。”

    林丝丝:……这话说的她多想见厉先生似的。

    林丝丝耳朵发红,连忙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两叔侄却没进门,她身后厉远抱着保温盒依依不舍的目送妈妈,直到她进门给他一个挥手的动作,厉远立刻举起小手,跟妈妈拜拜。

    那样儿,乖的不行。

    花美男看他这个样子,心里啧一声:“小远叔叔,我关门了哦。”

    厉远立马变脸,瞪他一眼,抱着保温盒哼的转身回家。

    厉远现在住的房子跟林丝丝那边格局一样,房间对于他来说挺小的,他坐上餐桌,嫌弃的把爸爸定好的餐食推到一边,然后恭恭敬敬把妈妈的保温盒放好。

    花美男看得好笑,故意说:“小远叔叔,这么好的东西要大家分享。”

    厉远没理他。

    花美男一个劲儿的笑,他长的本来就偏向女孩子,笑起来漂亮的像只狐狸精,他故意放慢语调:“可惜三爷为你准备的营养餐,我听说一千一顿的标准呢。”

    厉远把一千一顿直接推给花美男。

    花美男看着自己面前双分餐啧啧两声:“我得给三爷打小报告,说你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小远没理他,自己吃吃吃,把小肚子吃的圆滚滚的,终于搞定后他还摸摸肚皮,一个小孩子在那傻笑。

    花美男在旁边差点笑断气。

    比起这边气氛,林丝丝那边却很沉闷。

    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