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看着小孩子害怕, 厉崇明的眼底还是笑意,他纤细的手指从工具箱里拿出一道尖利的刀子,还有一个玉质器具。

    这个器具有尖嘴, 像是古代时候用的葫芦状药瓶, 不过包装的非常精美,这样的玉器拿在厉崇明漂亮的手上更显得精致华贵, 还有说不清的艳丽。

    厉远却在看到这番华景之后瞳孔缩起来, 害怕的身体发抖。

    厉崇明笑笑:“小远叔叔,要我动手, 还是你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厉远松开拿着平安袋的手, 把它好好藏起来不沾着血迹,然后从厉崇明手里接过刀子, 脱下自己的上衣。

    白皙的小身体露出来, 小孩子皮肤是白嫩又柔和的,可厉远心口之处却狰狞着几道新鲜的刀口, 还有被针扎进的孔。

    这可是心尖上。

    厉远咬咬牙, 眼神变狠, 握紧刀柄突然在自己心口狠狠划上一刀,鲜红的血立刻争先恐后冒出来,形成可怕的画面。厉远疼的脸色发青,漂亮的眼睛闭上。

    “你拿吧。”

    他泛白的唇发着抖, 心尖的疼让厉远喉咙里发出小兽呜呜的声音, 不是哭, 只是一种痛苦的呐喊。

    可厉崇明漂亮的眼睛却兴奋的睁大, 露出让人厌恶的贪婪。他舔着唇把玉瓶放在厉远的伤口,所有人鲜血像是有感应一样,全部往里面流进去。

    一瓶很快灌满,厉崇明眼睛更加贪婪,他连忙又换一个玉瓶,一个接一个直到接满足足七个瓶子。

    厉远唇色已经白的起皮,他小身体虚弱的倒在后座,疲惫的眼睛已经睁不开。

    厉崇明看他一眼,把玉瓶收好后从带来的工具箱里拿出一包什么东西:“小远叔叔,今天我特意准备的,最新鲜的肉,血都是热的。”

    厉远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他睁开虚弱的眼睛,看向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坨东西,恶心的胃里翻滚:“能不吃吗?”

    “不吃你的伤口怎么愈合?”厉崇明这会神色已经恢复往日的漂亮艳丽,小声说:“小叔,三爷还需要你,你只有吃下这个才能救他。”

    厉远已经疼的没有力气,过多的血液流失让他脑袋晕晕沉沉的。厉崇明眯起眼睛,直接把生肉递到厉远脸前:“小叔,张嘴。”

    厉远没张嘴,被那血腥味熏的眼泪掉下来,可是想到被关起来的爸爸,他只能张开嘴,一口咬在那上面。

    吃下一口后,他的嘴巴上沾染血色,小孩子的脸上显得诡异万分,下一刻,厉远眼睛里突然发红,身体膨胀。

    痛苦。

    还有伴随着痛苦的致命愈合。

    厉远都不知道怎么渡过去的,再有意识他自己穿衣服,旁边的厉崇明看着他。

    厉远穿着衣服小手顿住,眼睛轻飘飘看厉崇明:“你确定这样能唤醒我父亲?”

    厉崇明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厉远继续穿衣服,他低下头:“最好当然,要不然……你会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从车上跳下去,没注意到后面的厉崇明阴霾下眼神。

    厉远没管那么多,走回学校后他手伸向裤子口袋里的平安袋,把它拿出来。

    平安袋还干净,厉远悄悄把它打开,看见妈妈的头发静静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因为用刀取血,虽然兽性的身体能愈合伤口,但那种疼痛确实刻骨铭心的,而且被取走心尖血的小兽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一下午,厉远精神都不好,可按照学校的安排他们今天要开始运动会排练,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他们要晚放学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厉远每天坚持上课身体上比较吃不消,想到今天还要去学广播体操,学完广播体操还要去练习跑步,他的兽生简直无望。

    不过得坚持。

    放学铃响,厉远低着头排在大队伍的前面,因为个头矮他也是没办法要领头做操,也就是说一个动作都不能错,错了肯定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广播体操有伸展运动,要敞开自己的双臂,这个动作也牵扯到心脏,厉远每次做到这个动作都会觉得心尖有点疼,再加上还要蹦蹦跳跳,要了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可还是坚持着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小时的酷刑后终于大家可以回家,厉远跟一众报名竞赛项目的小伙伴却留下来准备第二轮。

    这次是按照项目分组,也就是说有很多高年级的孩子,厉远个子矮,在一众选手里显得非常低洼,不具备竞争力。

    厉远只是低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